近观浙江农创大潮:很美很富裕咋实现的?

国际新闻 阅读(1815)

在城市化进程中,数亿人涌入城市,农村一度空无一人。事情从一个星球变到另一个星球,现在新的变化已经悄悄地发生在城市和农村地区。浙江的资源和人口开始回归农村,农业创新浪潮正在重塑“三农”格局。

美丽的经济花朵绽放

后安村位于泰州天台县偏僻的山林中,是长江三角洲地区鲜为人知的乡村休闲旅游胜地,游客络绎不绝。来自上海、江苏甚至更远地方的旅游巴士挤满了游客,舒适地行走在群山之中。

“我以前在市里的一家仪器厂工作,月薪2000到3000元。现在,我可以回到农村,拥有一座农舍,一年挣20多万元。村民陈勇说,现在的后安村已经成为一个着名的富裕村和生态村。

在德清县莫干山脚下,“居家经济”很受欢迎。当地农家乐和外国人的“外国家庭乐”并存,相互享受。上海的冯阿姨每个周末都会给几个姐妹打电话,开车去浙江省的杭州、嘉兴和湖州。“这已经是日常生活的一种方式。”

依托自然环境的自然优势和获得的保护性发展,近年来浙江农村旅游、休闲、医疗等美好经济蓬勃发展,“绿水青山是金山银山”的理论在农村得到生动实践。

农业收益远远超过以前。

申杰跳出农业大门十五年后,已经成为中国物联网领域的领先专家。2016年,他回到了家乡湖州市菱湖镇,一个长江三角洲的渔村,。他成了一名“渔夫医生”,渴望用物联网重建传统的捕鱼生态。

“养鱼很难,但是利润不高。消费者想吃好鱼,但他们不能。”申杰认为,传统渔业跟不上时代。湖州草、鲢、鳙“四大鱼”养殖都面临转型升级。针对传统渔业的痛点,申杰试图从养殖、销售和融资等方面重建渔业生态。

水下探测器、传感器、手机软件.有了这些小设备,渔民可以随时用手机监控鱼塘中的氧气含量,远程开启富氧设备,不再需要整夜巡视鱼塘和熬夜。物联网新技术颠覆了传统渔民几十年来积累的“鱼文化经典”。

陈晓东,从上海一家金融担保机构的一名小职员成为总经理,也于2013年选择辞职,回到家乡嘉兴海盐县成为一名农民。陈晓东多次咨询浙江大学和浙江农业科学院的专家,在稻田中发现了“泥鳅、鱼、虾、南湖岭、水稻、独瓜”的立体生态养殖模式,产值超过1.7万元/亩,净利润近1万元。

德清县农业局局长吴胜表示,农业发展理念不断提升,集约化程度明显提高。混合耕作、套种、阳台耕作和微型耕作等集约耕作的新生产方式不断涌现,农业效益远远高于以往。

新农民引领新农业

像大多数年轻人一样,费明峰也想奔向城市。他先是“飘洋过海”5年,然后去湖州市做小生意,摆摊、开服装店、开小吃店.几轮之后,费明峰重新审视了农村的创业资源:20年前,他可以靠卖湖羊赚钱,现在市场如此之大,他能恢复原来的工作,养活自己,卖掉自己吗?

2010年,费明峰出让480亩土地,投资300多万元建立家庭农场饲养湖羊。依靠夫妇俩父母的“姐夫”、老丈人和六人小组,盛丰家庭农场成立了。今天,盛丰家庭农场一年四季有3500只湖羊,每年有一只

小阿美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