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法姿态各异:但什么才是成为“工业互联网运营商”的正确姿态?

国际新闻 阅读(1983)

科技自媒体/财经三剑客

谈及近年来国内经济发展的关键词,工业互联网无疑是不可忽视的一个。工业互联网作为中国企业数字化转型的关键,正在全球范围内不断颠覆传统的制造模式、生产组织模式和产业形式。

目前,从政府到企业,对工业互联网的关注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特别是,反复发表的政策声明也为国内工业互联网的爆炸式发展奠定了基础。

政策大炮驱动:基于[授权共识的工业井喷]

在2019年的两届会议上,工业互联网首次被写入政府工作报告。政府工作报告提出,要促进制造业的高质量发展,加强产业基础和技术创新能力,促进先进制造业和现代服务业的整合与发展,加快建设制造业强国,建设产业互联网平台,拓展“智力”,增强制造业转型升级能力。

事实上,工业互联网已经开始渗透到我们的生活中。从某种意义上说,这并不新鲜,工业互联网的快速发展时期也已经到来。目前,当前的工业互联网具有以下特点。

首先,工业互联网的整体规模有了显着提高,并被越来越多的企业用户所认可。根据相关数据,2017年中国工业互联网的直接产业规模约为5700亿元。从2017年到2019年,工业规模预计将以年均18%的速度增长,到2020年达到1万亿元。

工业互联网的快速发展主要是由于实体企业自发的需求促进。换句话说,工业互联网确实解决了实体企业的问题,满足了实体企业的需求,这已经被越来越多的企业所认可。可以说,在国家的大力推动下,中国的工业互联网从最初的萌芽阶段就进入了竞争阶段,竞争更加激烈,发展前景更加广阔。

其次,工业互联网的另一个明显特征是应用场景变得越来越多样化。关于5G对社会的影响,工业互联网一直是一个不可分割的话题。5G具有高速、低延迟和大连接的特点,而工业互联网具有连接多样性、性能差异化和通信多样性的特点,两者的结合可以产生巨大的功率。根据德国一家研究所的研究,在5G网络下测试飞机喷气发动机风扇叶片时,发现采用毫秒级低延迟能力控制和实时监控生产过程,抛光时间可减少25%,质量可提高20%。

因此,在我看来,5G的真正优势不在于几秒钟内下载一部电影的能力,而在于启用工业互联网,探索5G与工业互联网整合的更多可能性,并将工业互联网应用于更多场景,从而提高各行各业的工作效率。

目前,虽然整个工业互联网仍在崛起,行业长期以来仍是蓝海,但事实上,由于门槛高,头牌已经变得非常明显,行业已经成为英美烟草、浪潮、华为等巨头之间的竞争。依托龙头企业的技术和产业优势,打破中国工业互联网的软肋,促进虚拟经济和实体经济的结合,已成为业界的共识。

可以说,工业互联网的本质是利用巨人的优势,通过新技术或新模式,为行业或企业“赋权”,提高生产力,优化生产关系。因为它是授权,它是服务行业的角色。

因此,浪潮云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袁一生在今年的展会上再次强调了“工业互联网运营商”的概念。虽然我们对工业互联网的价值有了更深的理解,但我们也描述了主流玩家在该行业的各自定位。

以自己的优势为“入场券”:基本基因决定

百度也是类似的,但与美国电话电报公司相比,百度在消费互联网时代积累的C终端场景相对较弱。去年之前,腾讯最大的投资是在娱乐、金融、电子商务、汽车运输和生活服务领域。然而,百度布局较少,所以在工业互联网上我们可以看到,它仍然涉及百度在“全人工智能”之后进入的最多领域,比如汽车。

消费互联网是工业互联网的前奏。腾讯培训用户在消费互联网时代积累数据。将来,将进一步开放C端和B端,目前正在推动的C2M模式就是这样一个实施例。

但是对于英美烟草来说,工业互联网的逻辑不同于消费者互联网的逻辑。表面上,它们覆盖了工业互联网布局的广泛领域,这主要归因于消费互联网时代的并购和投资。它们涵盖广泛的领域。然而,B端和C端是两个完全不同的市场。他们不仅仅是将过去的能力移植到工业互联网上。工业互联网市场比消费互联网更加困难、复杂和周期性。

因此,只能说消费者互联网的积累是英美烟草进入工业互联网的“入场券”。然而,入学考试的高分并不意味着入学考试。具体性能取决于它们将来是否能与工业产生化学反应。

海尔的工业互联网,制造业的代表,强调从“大规模制造”到“大规模定制”的转变,并与g端政府合作。目标是建立一个“生产城市创造”的集成模型,展示智能产品的应用。智能制造生产线,根据用户要求提供定制产品。虽然类似的制造商在向互联网转型时对行业有一定的了解,但工业互联网毕竟还是互联网,从“基因理论”的角度来看,向工业互联网转型还需要时间不断探索。

不难发现,无论是互联网公司的最佳可得技术(BAT),制造业的海尔,还是企业服务市场的原住民浪潮,每个公司都有一个或多个工业互联网的优势,然后以自己的优势为切入点进入,从而形成不同类别的“工业互联网运营商”,

其中,浪潮比其他技术公司拥有更多的制造经验,比制造企业拥有更全面的技术能力。袁毅升在接受采访时说,工业互联网现在已经进入深水区,每个人都做了很多试点示范和一些工作。但是,随着项目的推进,总体规划中对于如何实现早期分配和实施成果的互联和整合,以及如何实现整体和系统的结合,仍然缺乏一定的支持。

浪潮云,在推广工业互联网的过程中,并没有建立一个机制模型,而是提供了一个整体规划方案。例如,在钢铁行业,他们更了解应用程序和钢铁行业的机制模型。浪潮云需要做的更多是提供总体规划。另一方面,浪潮云也有服务企业的信息化建设经验,了解制造原理,能够结合钢铁行业自身情况,创造更多好案例和应用模型,为大家提供建议和解决方案。简而言之,浪潮云更多的是提供整体咨询解决方案的联合企业,以及将结果转化为服务的产品在工业互联网平台上向更多企业开放。

袁艺生还透露,目前浪潮云正在构建一个“平台生态”,以促进生态系统的应用创新和服务,成为一个具有综合服务能力的新型工业互联网运营商。一方面,浪潮云希望在工业互联网平台上接收更多的数据,以便更多的开发者可以利用这些数据开发更好的应用程序,并建立工业生产模型。另一方面,浪潮云也一直专注于生态建设,向合作伙伴开放浪潮云的平台能力,发布“阶梯计划”,构建开源工业平台即服务平台(PaaS),不断增加资源和资金投入,全力支持合作伙伴实现最大化

首先,它应该与其原始业务兼容。一家公司走什么样的道路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它的基因。微软的基因是操作系统,所以微软不能做好移动互联网。雅虎没有技术基因,所以它不能搜索。摩托罗拉根植于模拟通信的基因,因此在数字移动通信领域注定要失败。

在工业互联网领域,这不仅要求作为基础云服务提供商的企业不仅要有“技术基因”,还要对相关的企业级市场有充分的了解。毕竟,企业层面的市场不同于消费和市场,做出更理性的决策,没有冲动消费的暗示,更强调的是产品是否真正与自己的业务相协调,是否能够真正认识到企业生产经营中的痛点。

此外,企业用户的理解非常关键且过于复杂,但许多领域涉及的技术壁垒非常高且复杂。包括机器、设备、传感器和人员的互连和通信、信息和数据的收集和传输、分散决策和自主决策等。需要很强的制造技能,许多玩家需要太多的作业来赶上。

因此,要进入工业互联网,一个非常重要的一点是要能够充分了解B-终端企业,而不仅仅是把钱投入到领域和加快设备的获取。互联网时代的历史经验告诉我们,生态圈的竞争力是单个企业的数倍。企业越成功,生态圈就越丰富。

当然,工业互联网全面冲刺的号角刚刚响起。与消费者互联网时代的赢家通吃不同,工业互联网由于自身的责任,未来将遵循“28项原则”。那谁会占20%的脑袋?让我们给出时间的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