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小学化”要避免一把尺子量到底

国际新闻 阅读(1186)

自去年教育部办公厅发布《关于开展幼儿园“小学化”专项治理工作的通知》以来,全国各省市教育职能部门相继发布了关于幼儿园“去小学化”的文件。这一系列文件的出台为幼儿园“规范幼儿园管理”、“办好标准化幼儿园”提供了理论支持和政策指导,成为幼儿园科学发展的重要依据和主要指导方针。在具体实施过程中,各级教育行政部门和一线幼儿园工作人员要本着实事求是、兼顾各方面实际的原则,科学合理地分阶段推进“去小学化”进程。

“非小学教育”应该考虑到加入年轻和大班的必要性。

在“去小学化”的过程中,我们应该注意大班儿童的相对独特性,因为大班儿童,尤其是大班下学期的儿童,很快就要面临上小学一年级的现实。“青年加入”是一个不可回避的客观问题。例如,孩子们进入小学后,他们在课堂上注意听和听,写正确的姿势,有规律地工作和休息,收拾自己的书包,培养自己的如厕习惯等。都有不同于中产阶级和小阶级的独特特征。在这方面,应该允许幼儿园大班适当调整作息制度,改变教学环境,让他们的孩子通过游戏、阅读和操作等方式接触到一些感性认识和对汉字和数学的适当认知。只有这样,孩子们才能有效地避免入学焦虑和适应困难,直到小学一年级。

“非小学教育”应该考虑现有教师的专业水平。

为了防止“小学教育”问题,一些地方教育部门提议取消禁止在课堂上使用省级教科书的禁令,要求教师设计自己的教育内容和教学形式。这就对教师的专业能力提出了极高的要求,要求教师具备进入儿童、观察儿童、记录儿童、解读儿童、掌握创建游戏课程、指导游戏活动和支持游戏推广的能力。然而,目前限于现有幼儿园教师的整体状况,除了公立幼儿园教师整体水平较高外,大多数民办幼儿园教师水平参差不齐,专业能力和观念水平仍不到位。即使以专业为基础的省级教材仍然不能很好地实现教育目标,如果允许他们在短时间内自行安排教育内容,很容易出现孩子像绵羊一样漫无目的地玩耍甚至看电视动画片的现象。因此,对于一些学前教育落后地区、民办幼儿园和专业水平较低的教师来说,省级图书是不可或缺的拐杖,也是一定阶段的重要起点和支撑。如果儿童书籍被明确取消或禁止,这些老师将无法教育他们的孩子,盲人将感受到这种形象,他们将不知道该做什么。通常,他们设计的活动看起来像是“松散的自由”,但缺乏他们应该有的品质和核心价值观。这肯定会影响教育质量和儿童未来的成长和发展。

“非小学教育”需要关注内容和形式。

在发布的系列文件中,幼儿园教学内容的“去小学化”已经明确规定,还有汉字、拼音、英语、计算等。首先被禁止。事实上,幼儿园的“去小学化”不仅是教育内容的“去小学化”,也是教育形式的“去小学化”。应该更多地关注教师采用什么样的教育方法,儿童在学习过程中处于什么样的心理状态。如果教师总是在游戏和日常生活的基础上学习儿童在教育过程中的直接经验,注意创造丰富的教育环境,并支持和满足儿童通过游戏、实际操作和个人经验获得知识

从多元智能的角度来看,每个孩子在阅读、识字、数学思维、体育等方面都有不同的天赋。对汉字、拼音、英语和计算的全面禁令会阻止有先天优势的儿童获得他们应得的发展吗?客观地说,在大班里,孩子们根据他们在生活和早期儿童教育中的学习和发展经验,获得了一些写作、数学和英语知识。这些虚拟积累的知识储备已经存在。既然“避嫌疑”抑制了学生的学习需求,并且已经萌芽,那么“因材施教”的教育理念又如何落实呢?所有这些问题都值得我们考虑。如果根据孩子的发展阶段,老师应该根据他们的个人能力来教学生,并且允许孩子在下学期的大班中适当地接触和理解一些汉字和计算的知识是不违反教育规律的。儿童的发展是一个连续的过程,是一个从数量到质量的变化过程。在这个问题上,我们需要实事求是,从孩子们自己做起。

幼儿园的“去小学化”是一个整体的、系统的、整体的问题。儿童入学的准备不仅是一个教育问题,也是一个仅靠教育部门的努力就能解决的问题。这需要在整个社会层面进行系统的调查。从幼儿园到小学的过渡是幼儿成长过程中的一个“生态变化”,幼儿的交往需要和谐的教育生态。在具体实施“去小学化”的相关政策时,在具体的教育实践过程中,还应充分考虑地区学前教育发展水平的差异、幼儿园条件的差异、教师专业素质的差异以及不同儿童发展特点的差异。要因地制宜,分阶段、分层次地推进。我们要详细分析具体情况,防止简单机械的急行军和一刀切的问题。

(作者是山东省德州市青少年宫幼儿园园长)

《中国教育报》 2019年6月23日第2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