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发布丨国家援鄂医疗队员白洁: 非典时敬仰和崇拜医生让我选择学医,如果今天我不来,我会后悔

国际新闻 阅读(1083)

本报2月12日电(记者吴)据国家卫生计生委报道,截至2月11日,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已累计确诊新发冠状病毒肺炎病例数,已治愈出院病例4740例,死亡病例1113例。

记者注意到,令人振奋的是,新报告病例的波动有所下降。新确诊病例数已从2月4日的3887例下降至2月11日的2015例。新怀疑个案由二月五日的5328宗下降至二月十一日的3342宗,分别下降48.2%及37.3%。此外,治愈和出院病例的数量是死亡病例的4倍以上。目前,全国治愈率从1月27日的1.3%上升到2月11日的10.6%。

这一切表明,在党中央、国务院的高度重视和统一部署下,联防联控机制和严格管理等防控措施正在发挥作用。疫情爆发以来,各级党委、政府和有关部门及时采取防控措施,医学专家及时研究调整治疗方案,医务人员精心护理和救治病人。

为了抗击疫情,国家卫生委员会协调了国家医疗资源,成立了国家防疫医疗队协助湖北。目前,来自全国各地的医务人员已经抵达武汉。1月26日至2月7日,北京大学第三医院派出三组137名医务人员赴武汉开展医疗救援工作。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工程院院长巧姐亲自带队,中国工程院副院长、呼吸与危重病医学部副主任沈宁陪同。

白洁与同事讨论。

医院胸外科医生白洁加入了国家援助湖北防疫医疗队,来到武汉参加防疫战斗。以下是白洁提前发来的援助日志。

2月7日武汉

下午,宣布北方医科大学第三医院医疗队已决定前往武汉。自从进入急救医疗队,他们每天都在等待出发的消息。他们坐卧不安,悬了几天的心终于安定下来。飞机明天早上起飞,他们终于有时间在床上整理自己的思绪。

当初报名的时候我犹豫了,我儿子才“呜呜呜,啊啊啊”了9个月,我还没听到他叫爸爸。在流行病期间,我的妻子和母亲负责照顾孩子。我负责购买这所房子。我离开后,我的老母亲也被要求亲自照顾它。以防我不回来.

如果我不回来,我会后悔没有走在抗击疫情的第一线,选择了当一名逃兵。我在2003年选择了学医。那一年的非典疫情和我对医生的钦佩让我在高考时进入了北京大学健康科学中心。现在我正沿着我曾经仰望过的那条路走下去。在没有咨询家人的情况下,我报名参加了医院的预备队,并自愿来到武汉。

当我试探性地问我的家人是否支持我在武汉抗击肺炎时,没有人反对。

2月8日武汉

今天是元宵节。我们到达武汉后的第二天,疫情已经得到控制,形势十分紧迫。乔院长在动员会上告诉我们,今天我们将正式投入战斗。同济医院中法新城医院病房的翻修工作正在加班。我们将接管一个有50张床的新病房。

我早上参观了新病房,最后的装修工作正在进行中。沈媛和袁老师带领我们熟悉了环境和工作流程。从下午开始,队员们必须通过考试才能通过考试。晚上9点,新病房将开始接收病人。一班的同志们已经到了前线,看了乔媛带领一班成员高呼“加油同济,加油第三医院,武汉必胜”的视频。我的心久久不能平静。下一班早上,等我.

2月9日,武汉

今天凌晨3点,我们出发了

我打开手机,收到同事的微信语音。我听到一个不成熟的声音,是我同事三岁的女儿,“白姐叔叔,妈妈说你去打一个小怪物。你必须加油,注意安全!”我心里莫名其妙地感动了,因为我叔叔会振作起来,把那个“小怪物”打走,我感到如释重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