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加油背后是更有力的文化,只要持续发展终能拨云见日

国际新闻 阅读(1188)

日本在这场疫情中对中国的援助非常有力,赢得了中国社会的广泛赞誉。其中,附在日本援助材料上的古诗成为中国媒体的新焦点。

第一次出现在日本汉语水平测试HSK实施委员会的“外国山水,同一天的风和月”中。应该指出的是,汉语水平考试HSK实施委员会在中国是一个非营利组织,所以提出这一段的应该是中国人。然而,日本人确实有附赠的诗歌,例如,日本医药非营利组织企业慈善协会/日本湖北总商会/霍比环球/英霸阿尔法有限公司联合捐赠给湖北的材料说:“没有衣服,就没有衣服。”

日本富山市捐赠材料并写道:

“辽河融雪,富山花开。同样的氛围,同样的树枝,我们都在期待春天。”日本五河市捐赠给大连的资料上写道:“青山在同一片云雨中,月亮曾经是两个村庄。”

所以有些人开始称赞日本在古诗方面的能力,指责我们只喊“武汉加油”和“武汉别哭”。

诚然,这是对的。尽管附在日本捐赠材料上的诗歌不一定是修辞,但它确实显示了中国古代诗歌的强大运用能力。修辞是一种非常精湛的语言技巧。这是一种用语言表达情感的简单、准确和移情的方式。发音规则、节奏和意境都是修辞的重要组成部分。掌握和运用好修辞需要大量的文学积累和良好的才能,这是不适合普通人使用的。每一种微妙的语言表达背后都有大量的阅读。

好的修辞很难,但也很好。修辞艺术的运用可以塑造词语的美感,从而产生多种功能。例如,通过这种表达艺术,一个人可以使自己的观点触及他人的感受,在不可抗拒的同时实现移情。这可以拓展一个人在日常生活中的视野。在一个高度等级化的社会中,一个人可以将自己的想法推至理性等级之外,甚至以自己的方式拯救自己。最典型的例子是曹植的《七步诗》,“同根生,为什么炒得太快?”如果曹植只喊“杀了我是违背道德的”,那大概是没有用的。因此,中国传统士大夫为什么重视修辞和文学教育,是一个至关重要的政治技巧。今天,修辞的巧妙运用仍在继续,当然,从演讲到辩论,数字无处不在,这也是修辞学最早的应用环境。

因为修辞很难,它最终是文化精英的专利。在绝大多数人都是文盲的传统社会中,那些会使用修辞的人出身高贵。修辞也可以用美感来塑造自己的身份,实现身份的再现。然而,我们现在看到的中国古典诗词几乎都来自于文化精英的作品,只有他们精湛的运用才能被时间冲刷。

许多人认为现代汉语比古代汉语肤浅,甚至被一些人批评为“粗俗”。事实上,问题的关键在于现代汉语不再是精英的专利,换句话说,大众是注定的。随着以土地革命开始的现代化,真正的公众被动员到中国历史的变迁中,不再仅仅是历史的旁观者。另一方面,中国共产党革命成功的关键是用共同的语言告诉人民抽象的意识形态,然后动员人民。在革命中,中国共产党不仅是一个植根于基层社会的组织,而且能够告诉人们自己的意识形态,依靠原有的公共话语,从而深刻地改变人们的认知。“组织加文字”使中国共产党在残酷的土地革命中牢牢扎根于社会,这在当时是任何其他政治力量都做不到的。这一革命性的经历也将塑造我们的主流话语。今天,公众的话语权与过去相比有了很大的扩展,所以我们终于看到了“夏利巴人”通过印刷和网络媒体来构建他们的话语和传播社会的大部分信息。微妙的言辞仍然存在,但比例自然会明显降低。

另一个背景是公众的教育水平。目前,我们的教育水平仍然低于日本和台湾,这也意味着文化精英的比例确实很小,人民使用语言的能力仍然相对不足。可以批评的是,我们经常表达不恰当,甚至隐喻,甚至“没有文化”。但从更广的历史来看,这种批评并不准确。我们仍在取得进步,这种进步不是基于少数文化精英,而是基于更广泛的国家进步。只要这种进步保持下去,文化能力的爆发就会极其强烈。到那时,我们的意志将更加不可抗拒,中国的提议将更有力量和真正的吸引力。

当然,修辞不能解决所有的问题。一个是“黄泰的瓜,为什么不摘一次”没有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