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伏过剩谁之殇是决策权交给市场的时候了!

国内新闻 阅读(1960)

随着7月15日《国务院关于促进光伏产业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以下简称《意见》)的推出,光伏又为炎炎夏日添了一把火,光伏股票飙升。根据《意见》,中国将在未来三年每年增加新的光伏发电。随着7月15日《国务院关于促进光伏产业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以下简称《意见》)的推出,光伏又为炎炎夏日添了一把火,光伏股票飙升。根据《意见》,中国将在未来三年每年增加1000万千瓦的光伏发电装机容量。

与2011年300万千瓦光伏装机容量相比,《意见》显然为光伏上下游企业划了一个大蛋糕。

频繁的优惠政策可能不难理解。在欧盟对光伏产业的“双重反对”之剑被砍倒后,中国光伏产业最重要的出口渠道被封锁。对于所有光伏企业来说,只有两条出路:一是寻找海外新兴市场,二是深入国内市场。

在中国城市化的口号下,国内光伏市场的机遇不可低估。然而,值得注意的是,当光伏产业被点燃时,关于其产能过剩的争论一直在持续。

公共数据显示,2011年全球光伏产能过剩为10 GW,2012年为22 GW,而中国占全球光伏组件产量的60%以上。

有趣的是,对于光伏产业的产能过剩没有达成共识,甚至部委之间也存在争议。《2009年中国工业经济运行夏季报告》发布后,工业和信息化部首次提出太阳能重复建设和项目无序启动的问题。然而,相比之下,科技部认为,判断多晶硅领域存在“产能过剩”是不公平的。随后,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在审批过程中没有控制光伏产业的生产能力。

部委之间的争端可以从统计的角度来解释。然而,在2011年光伏产业转折点之后,光伏企业库存积压和价格下跌,再加上信贷紧缩,导致光伏产业突然崩溃,产能过剩成为共识。

此时此刻,我们不禁要问,为什么有权批准投资的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没有控制批准程序,让中国光伏产业高速发展。面对云浪潮这种奇怪的市场环境,政府部门是否有风险控制的理念,预见或准备应对光伏产业寒冬的对策?

在中国,通常不是企业本身,而是政府部门拥有批准和决策的权力,这使得市场的“看不见的手”处于部分失灵的状态。然而,由于审批权所带来的寻租空间,政府部门所代表的公平性值得怀疑。

最近,在光伏产业的黎明,NDRC研究人员说光伏产能过剩是暂时的?迥旰罂赡芑共还弧6杂诓欢纤伎颊鹊墓夥笠担髦肿矣胁煌目捶āR残硎鞘焙蛉檬谐》⒒幼约旱牧α浚魅跎笈绦颍丫霾呷ɑ垢笠底约毫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