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充电宝一元时代终结,充电自由远去,为啥他们敢直接涨价?

国内新闻 阅读(1013)

来自媒体的科技/蒋寒愿景

1,充电自由的终结分享充电宝藏

在这个移动互联网时代,在马斯洛的需求层次之上,人们悄悄地增加了两大需求,一是wifi需求,二是电池需求。然而,随着智能手机的快速发展,电池需求变得更加重要。几乎现在人们出门时可能没有钱包。然而,往往还有一个充电宝藏,当然,许多朋友不携带它,因为经常有共享充电宝藏在街上和车道上。人们非常欢迎这种产品,通常每小时只需1到2元。共享收费宝藏几乎已经成为共享经济中最受欢迎的类型。

然而,据媒体报道,在此之前,分享收费宝藏的费用几乎都是每小时1元。最近,它悄悄地增加到每半小时1元,有些收费达到每小时4-6元,每小时最高收费为8元。一名咖啡店店员告诉记者,“虽然许多顾客报告说他们比以前更贵,但他们仍然需要借手机,因为他们没有电。”网民感叹:收费宝藏的自由还很遥远!

据澎湃新闻报道,从目前国内共享充电宝的市场格局来看,“三电一兽”的趋势已经基本形成。根据机构数据,2019年股票收费宝市场已达到1.5亿用户。其中,街头力量、小力量、怪物和来电四大龙头企业的市场份额分别为28.6%、27%、25.1%和15.6%。这意味着随着行业集中度的提高,市场竞争的程度不同于同一起跑线上的几十家甚至更多的企业,龙头企业可以凭借其市场份额主导定价权。

那么,为什么分享收费宝藏敢如此直接地提价呢?

你为什么通过分享收费宝藏赚钱?一般来说,共享收费宝的收入来源主要是租金、押金和广告。随着芝麻信用等互联网信用调查的普及,共享收费宝的存款收入正在消失,租金收入和广告收入已经成为共享收费宝的主要收入来源。

根据天眼的数据,中国注册资本超过1000万的共享计费企业已达596家,显示了中国共享计费的繁荣。

以产品成本为例,5000毫安时充电器的成本约为30-35元,一个包含6个充电器的柜子成本为1500元,一个包含12个充电器的柜子成本为2500元。经计算,六个充电器中一个充电器的平均成本为285元。这一价格远低于其他共享经济企业的价格。因此,共享收费宝是共享经济企业中最美好的生活。此外,与其他需求相比,对无电的需求非常迫切。在智能手机电池行业未能取得突破之前,共享充电宝将会有持续的刚性需求。只有这样,共享充电宝才能成为最具潜力的共享经济产业。

2。为什么敢分享充电宝来提价?

首先,真的没有钱。2017年是共享经济的第一年,这几乎成了过去两年一级市场“疯狂”的缩影。以共享自行车为代表的共享经济已经成为一级市场上最大的“风口”,共享自行车是这个泡沫的顶峰。2017年和2018年中国共享经济投融资规模分别为1064亿元和469.42亿元。其中,共享自行车产业的融资规模超过600亿,资本的青睐也使共享充电宝成为一个无限的景观。据不完全统计,仅2017年上半年,共享收费宝行业就先后收到十几笔融资交易,40多家投资机构进入市场,融资金额超过20亿元。然而,在2018年,除了分享充电财富的两大巨头小电力和怪物充电,整个行业将发现很难看到资本。众所周知,共享经济的低价甚至取决于风险资本的支持。没有风险投资的支持,很难保持低价。这也是事实。面对没钱的困境,企业认为

其次,他们不怕消费者。我们多次说过,充电要求是一种硬性要求,因为手机屏幕越来越大,手机处理器越来越好,手机的能耗也必须提高。然而,多年来,智能手机的电池技术即使没有停滞不前,也没有取得多大进展。因此,如果你出去,手机的电源故障几乎是一个高概率的事件,此时几乎别无选择,只能分享充电宝藏,以备不时之需。这种特殊的消费需求使得共享充电宝在经济学上处于极度缺乏价格弹性的状态,所以即使共享充电宝价格上涨,在一定范围内,消费者也只能用鼻子认出它。

第三,恢复正常价格对该行业来说也是不可避免的。对于共享计费宝,以前有一段时间其使用成本极低,甚至有定期免费的现象。然而,这种策略实际上只是用户需求形成之前的一种被迫选择。可以说,它过去被称为花钱支持市场。然而,随着市场使用习惯的逐渐发展,共享计费宝企业不再需要实施如此低的价格策略,因此价格上涨已成为必然趋势。

3。涨价什么时候开始?

与其他共享经济的企业相比,价格上涨只是稍微高一点。例如,共享自行车的价格从一美元涨到了一美元半。然而,共享收费宝的价格上涨有点夸张。过去基本上是每小时一美元,但现在经常是每小时一美元,甚至每小时八美元。这种价格翻倍的方式让人觉得没人能忍受。

但是,不要太担心,尽管今天,当整个流动经济即将结束时,有必要提高价格来弥补以前掠夺市场留下的巨大损失。然而,对于收费宝企业来说,过多的提价无疑是解渴。如果价格再次上涨,大多数人将回到带着充电宝的时代,那么很难形成的市场习惯将会消失得无影无踪。因此,对于这些企业来说,他们是在走钢丝。他们能否走好钢索已经成为他们面临的最大问题。

所以,在这个时候,巨大的共享收费宝藏正处于一场痛苦的斗争中。我是否应该提高价格,什么时候我才能达到不使每个人都感到无法承受,同时又能保证我的利益的目标?毕竟,这是市场经济的结果。消费者用脚投票不是基于向宝企业收费的意愿。

作者:金融专栏作家和金融评论员。微信公众号:江汉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