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该无忧无虑的孩子为何变焦虑?委员热议:评价体系、成才观不改变,减负就是无效的

国内新闻 阅读(1277)

“教育问题是个大问题。这不仅关系到上海的发展,也关系到全国的长远发展。”

“今天早上我听到了政府工作报告。据说要加快教育现代化。我能问个问题吗?”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CPPCC)市委委员周戚慧在CPPCC的无党派和科技分组会议上拿起话筒,谈到了他的担忧:学生在年轻时有自杀倾向。

“我认识的两个家庭的孩子,在过去的两年里,每所学校都有一名学生跳楼。”周戚慧打消了他的疑虑:“孩子应该无忧无虑,有什么问题?”

声音没有下降。附近的几个成员异口同声地说:“焦虑!”“是焦虑。不仅父母,孩子们也很焦虑。”

“孩子是家庭的希望和国家的未来。心理健康教育需要加强。”周戚慧接着说,孩子们的心理问题主要来自过多的功课和压力。“教育是一个大问题。这不仅关系到上海的发展,也关系到全国的长远发展。”

“教育是国家发展的问题。这对国家和人民来说是一个伟大的计划。”全国政协副主席黄镇听取了周戚慧的谈话,并发表了自己的看法。“我一直认为,在政府工作中,教育不应该仅仅是民生的一环,而应该作为上海未来人力资源结构的一个高度来看待。”

黄镇说,减轻学生的负担并不是减少几个课时,下午早些时候离开学校,这不会有什么帮助。他们也将被塞进各种补习班。“如果教育和教学方法、招聘、考试和录取方法不变,评价制度不变,成功的概念不变,减轻负担就无效。”

黄镇以职业教育为例:“我们面临着产业结构的调整,但我们缺乏高技能人才,所以职业教育非常重要。然而,谈论职业教育本身的改革和发展是绝对不可能的。因为家长认为职业学校学的东西很少。”他说,如果“教育是发展人才的最佳机会”的观念不从“人才观”转变,呼吁加强职业教育是没有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