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母婚前转账给准女婿30万 赠与还是借款? 法院:不能证明转账款项为赠与 应当返还

国内新闻 阅读(1058)

(据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网报道)

近日,上海市虹口区人民法院(以下简称“上海虹口法院”)审理了一桩婆婆向女婿要求还款的案件,判决女婿向婆婆返还30万元。

黄阿姨未来的女婿和女儿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阶段。同年7月,程潇卖掉了他原来的房子,花了625万元买了另一栋房子,并以程潇的个人名义登记。鉴于未来女婿急需资金购买婚房和结婚,其岳母黄于2015年11月六次将30万元转入账户。此后不久,程潇和敏敏登记结婚。

然而,两年后,这对夫妇因为感情不和而离婚。虽然敏敏在婚姻存续期间参与偿还了婚姻房屋的贷款,但离婚时该房屋归程潇所有,但敏敏并未得到任何补偿。然而,女婿并没有归还之前给的30万元。虽然女儿不在乎,但黄阿姨对女婿的行为很不满意,于是向法院起诉,要求女婿返还30万元。

在庭审中,黄阿姨说她女婿向她借了30万元买婚房和开销。当时,她的女儿和女婿正准备结婚,所以她没有坚持要女婿出具借据。在他们离婚期间,黄阿姨曾经和她的女婿交流过。当时,她的女婿并不反对借钱,但她提议两年后偿还。黄阿姨觉得她女婿的说法不可靠,于是向法院提起诉讼。

程潇不同意这一点。他说,虽然他从黄阿姨那里收到了30万元的汇款,但这笔钱不是贷款。双方没有借款协议,也没有出具收据。购买婚房的首付款是通过出售原房支付的,剩余房款全部是银行贷款,所以不可能向黄阿姨借钱买房。收到的30万元全部用于婚礼、酒水和其他婚礼费用,所以这30万元是黄阿姨送给自己的礼物。在此之前,双方在沟通中没有反对借款的理由,只是为了争取早日复婚的妥协,而不是认可借款。

上海虹口法院经审理认为,双方对收到黄阿姨转来的30万元没有异议,但对交货原因有不同意见。黄阿姨认为这是贷款,程潇认为这是礼物。因此,本案争议的焦点是有争议的钱是属于贷款还是礼物。

一个是从证据的角度。黄灿阿姨提供的30万元转账凭证证明付款的真实存在。如贷款人未能明确表明该出资为赠与,借款人应承担该出资为赠与的举证责任。自始至终,都没有提供黄阿姨给自己30万元的证据,所以她的说法是没有根据的。

其次,从人际关系的常识来看。黄阿姨在女儿结婚前给汇了一大笔钱。程潇买了房子后,她用自己的名字登记了它,这是她婚前的财产。退休的黄阿姨无论是经济条件还是将来致富的能力都不如程潇。她不太可能把本应该用于养老的有限的钱给与她没有亲属关系但与她女儿没有亲属关系的程潇。相反,给她未来的女婿临时贷款来帮助她度过因年轻人婚姻压力而造成的经济困难,更符合社会常识。即使礼物的想法成立,也应该是黄阿姨送给女儿的礼物,这更符合中国父母的性格和习惯。

第三,从社会公共秩序和良好习俗的角度来看。虽然孩子买房成家是正常的,但父母的经济援助不应被视为一种自然的礼物。应该注意的是,父母把他们的孩子抚养成人并不容易。要求父母在他们的孩子复学后继续无条件支付确实很苛刻

第二是保留信息,恢复原始。转账期间的评论、双方的短信、微信聊天记录等。也是证明法律关系存在的渠道。当事人可以适当延长货币信息的保存时间,不要急于删除信息记录。在聊天内容中,如果对方有“我可以开借条”、“我现在没钱还你”等表述,都可以证明对方接受借款事实。这些表达,结合转账凭证,往往可以推断借款关系的建立。

第三,许多人到场证明他们的意图。亲戚和朋友经常因为人情而忽略一些必要的礼节。如果它真的不拉下脸,它可以有意识地邀请双方都不感兴趣的人在行动时参与谈判和支付过程,形成一种“在场的许多人一起证明他们的意图”的气氛,这也对双方将来履行他们的承诺形成一种强大的威慑。如果双方都是诚实的人,纠纷就可以避免,法律行为就可以安全地进行。如果将来不可避免地出现争议,多名证人作证的存在也可以恢复当时的事实真相,避免因缺乏证据而丧失上诉获胜的权利。

(以上数字均为假名)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

第206条借款人应在约定期限内归还贷款。贷款期限未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依照本法第六十一条的规定仍不能确定的,借款人可以随时归还贷款。贷款人可敦促借款人在合理的时间内归还。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

第十七条原告仅依据金融机构转账凭证提起民间借贷诉讼。被告辩称,转让是为了偿还双方以前的贷款或其他债务。被告应该提供证据来证明他的主张。在被告提供相应证据证明其主张后,原告仍应承担建立贷款关系的举证责任。

(案例写作:上海虹口法院姜叶王猛小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