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奇帆建议取消公积金:实则是穷人补贴富人买房

国内新闻 阅读(820)

-1-

黄建议取消全国人大住房公积金

2月10日。在警惕疫情进一步蔓延的同时,许多企业已按要求恢复工作和生产。

然而,在这个关键时刻,企业仍然很难真正恢复工作和生产。一是防疫和控制造成的工人严重短缺。第二,这种流行病导致许多行业的供应链不完整。第三,企业的物流和运输在疫情期间几乎停止。

对此,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主任黄建议,为了解决这三个问题,除了目前各级政府采取的税收等政策外,一方面还需要改革,即取消企业住房公积金制度。“”住房公积金制度是20世纪90年代初从新加坡借鉴过来的。如今,中国的房地产市场早已商业化。商业银行已经成为住房贷款的主要提供者。住房公积金的存在意义不大。它的废除可以直接将企业和员工的成本降低12%。

由于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不是金融机构,在融资和投资上都面临很大的限制。这意味着住房公积金在今天已经完全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面对房地产市场的变化,它已经无法承担最初由制度设想的政策目标。

因此,住房公积金的制度缺陷是先天性的。如果说在过去房价相对较低的时候,住房公积金的发放有助于解决住房问题,那么目前的高房价已经使住房公积金的制度价值化为鸡肋,其效果远不如设立专门的金融机构、采取优惠利率等优惠政策、实行购房实税免税等,这对于解决居民住房问题将具有更大的价值和意义。

-2-

住房公积金是如何产生的?

中国最初建立了住房公积金制度,主要是向新加坡学习,希望通过这种强制性的支付方式,政府、企业和员工能够齐心协力解决公众的购房问题。中国和新加坡也是世界上唯一实施住房公积金制度的国家。

20世纪90年代末,中国停止了实物分房,实行分房货币化。当时的制度设计也是为了“建立和完善以经济适用房为基础的住房供应体系”。具体思路是“为高收入人群购买商品房,为低收入人群提供经济适用房,为最低收入人群提供三个层次的廉租房”。

这基本上符合新加坡模式。然而,由于房地产被定义为中国经济的支柱产业,土地财政已经成为地方政府的一个重要收入来源。中国的住房制度已经大大偏离了最初的设想。过去20年来,房价持续高速上涨,住房公积金的积累速度跟不上房价的上涨。

作为我们的研究对象,新加坡的住房制度有一个完整的体系。具体而言,新加坡的住房系统主要由政府提供的住房单元,即补贴住房构成。超过80%的人口居住在公寓里,而只有大约10%的高收入和外国人购买私人住房。最重要的是,新加坡政府不搞土地财政,以较低的价格向公共屋提供土地,使公共屋的价格保持在大多数人的购买力范围内。过去几十年,新加坡的房价一直非常稳定,房价与收入的比率一直保持在相对较低的水平。在这种背景下,新加坡人可以依靠住房公积金购买住房。

因此,毫不奇怪,我国的住房公积金制度引起了人们的不满。

-3-

有人呼吁取消

,当然,要求取消房屋公积金制度不是一天两天的事。

早在2015年,就有媒体报道称,北京的住房公积金仅占有薪员工的1.5%,而在2015年,这一比例仅为1.5%

2018年9月中旬,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杨伟民建议逐步取消强制性住房公积金。由于杨伟民的官方背景和他之前担任中国金融办副主任的职务,他的建议被媒体解读为政府发布的一个测试信号。

经济学家马光远在过去几年也发表了许多文章和建议。不可否认住房公积金制度在中国住房市场中的作用。然而,随着过去几年房价的变化和房地产的发展,住房公积金制度已经不能满足住房实践的需要。

最近,由于疫情,黄再次建议人大取消住房公积金。这不得不让人思考,在这个关键时刻,住房公积金是否真的会被取消。

-4-

穷人补贴富人买房。

为什么每个人都不满意住房公积金?

一方面,住房公积金让蓝领工人和低收入工人支持中产阶级和富人买房是不公平的。

你知道,在其他地方工作的工人和低收入人群不买房或者买不起房子。由于发票、合同等原因,租房或装修公积金也非常困难。是需要的。

目前,我国住房公积金的分配主要限于自住住房的购买、建设、改造、大修、购房贷款本息的偿还、租赁等。即使是上述指定用途的分配也受到许多限制,包括配额限制和分配频率限制。如果上述条件不能满足,住房公积金只能存入帐户,直到你退休。

这时,富人买了一套又一套,拿出公积金,再次借钱,没有把钱留在公积金中心。那些把钱留在公积金中心的人是那些买不起房并且不愿意欺骗的人。

此外,住房公积金也给企业带来了巨大的负担。个人存款上限为工资的12%,企业存款上限为12%,合计24%。根据下限,还有10%。员工只看到他们收到的现金收入,不一定认可企业支付的10-24%的住房公积金,尤其是新员工、蓝领工人、外籍员工、餐饮服务等。

如果取消住房公积金,一方面可以增加员工的现金工资,另一方面可以大大减轻中小企业的负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