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产养殖保险能否托起养殖业的明天?

科技前沿 阅读(1966)

8月27日水产养殖保险能否托起养殖业的明天?,盘锦光合蟹产业与安化农业保险公司签署了国家首个蟹类养殖保险政策。

9月15日,海南省首次出台水产养殖保险政策,覆盖南美白对虾23.5亩,提供11.75万元的风险保护。

10月11日,岭澳和澄迈水产养殖保险正式启动。岭澳王郭毅保险金额元,保险金额67.1亩,是海南省第一批水产养殖保险单。

10月16日前后,广西首个单一保单大牡蛎养殖保险和对虾养殖保险分别在钦州和北海成功签订,涉及14个大牡蛎养殖者和263亩虾池。

10月25日,广西PICC分行在钦州港对今年台风彩虹对牡蛎养殖造成的影响和损失进行了赔偿,这是广西首例水产养殖保险。涉及117名农民,赔偿总额超过55万元。

11月3日上午,珠海金湾区政府会议通过了在金湾区开展养殖保险试点工作的原则,水产科计划选择四条大鱼养殖作为保险试点。在这个试点中,农民将支付10%的保费和90%的财政补贴,这将在11月底得到推广。

11月4日上午,岭澳郭龙水产养殖有限公司的王郭毅收到太平洋财产保险海南分公司的126,280元,这是对海南南美白对虾的第一笔赔偿。

这一系列新闻揭示了一个信息:水产养殖保险已经成功登陆!

这一信息似乎已经让水产养殖业走上了风险多元化的道路,保险之路也不远了!

在欣喜的同时,我们也看到了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目前的保险水平仍然是降低水产养殖风险的沧海一粟。

首先,中国水产养殖面积广阔,品种繁多,保险范围要求太大。目前,参与这类保险的保险公司很少,很难包括12家。

第二,从饲养员的角度来看,中国的水产养殖仍处于小规模家庭养殖的状态。从事水产养殖的初衷是为了养家糊口,而且利润率很低。你想再拿出一笔钱来保险吗?

第三,这是政府的支持。如果像珠海金湾区试点项目那样,农民只能承担10%~20%的保费,那当然是好事。但是,如果所有这些都普及了,每个地方政府是否都有如此巨大的财政实力,如果有,它们能得到如此巨大的支持?

第四,既然保险意味着商业活动,政府如何才能与保险机构建立无缝的联系?

这一系列问题赤裸裸地呈现在我们面前。我们如何才能达到帮助农民分散风险的初衷,金融又如何能支持它,同时又能使这种保险业务运转起来呢?这是水产养殖保险需要解决的最根本的问题。

获得保险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不管怎样,水产养殖保险终于向前迈出了一步。这非常关键!(程春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