铜仁抗战记忆

热点专题 阅读(1824)

[回望]

国家三中“阅读俱乐部”

国家三中。

1938年4月,国家第三中学成立。在抗日战争的后方铜仁,国家三中的“读书俱乐部”组织了一系列抗日救国活动。

国际战士绵江

金角罗夫公墓。

抗日战争期间,苏联组织了一支空军志愿队,支持中国人民抗击日本侵略者。志愿队的少尉飞行员金角罗夫为世界反法西斯事业在延河市外的乌江岸边遇难。

探险青年进入缅甸

国家三中的部分师生加快脚步。

滇缅走廊是中国对外运输、对外援助和对外贸易的主要动脉。日本决心切断它,试图赢得仰光,向中国后方云南推进。1942年3月8日,日军进入仰光,有关中国战争形势的通道一度中断。为了开通对中国国际援助的通信线路,中华民国政府号召全国各地的年轻人参军参战。

结果,从1941年到1944年,铜仁进行了三次远征军活动来招募知青,招募了近600名士兵。

水陆交通生命线

中南门码头。

抗战时期中国后方最重要的任务是保证交通。铜仁拥有锦江、乌江等黄金水道。1938年10月,武汉沦陷,日本侵略者封锁了长江。在新的水陆联运线中,有两条穿过贵州东部:一条是1940年开通的,从重庆到涪陵,进入武江大河,经陆路到秀山和茶东,然后经酉水到沅陵。另一家于1941年春天开业。从重庆到涪陵进入乌江,沿河到思南,陆路到达闵家场,顺晋江而下,经江口和铜仁进入湖南陈水,进入沅江到达沅陵和常德。

2015年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和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回首往事,历史的烟雾已经散去,但记忆依然清晰。

抗日战争八年间,偏僻落后的铜仁由于其特殊的地理位置并没有成为抗日战争的战场,但铜仁人民以各种形式支持前线,为抗日战争的最终胜利做出了积极而不可磨灭的贡献。无论是接受流亡学生,还是成立各种抗日组织,运送物资和补充部队,铜仁人民同全国各族人民一起,在长城内外和大江南北书写了抗日战争的史诗。

回忆改变了中国近代史进程的艰苦抗日战争,与无数抗日战争的记忆是分不开的。为了再现血与火的岁月,寻找历史的细节,本报发行了一期特别纪念刊,通过时间和空间触摸战争的伤口,书写英雄的故事,记录那些珍贵的记忆.

日夜奔流的乌江向东流,但它带不走血与汗、生与死的历史。海峡两岸的群山默默地见证了这些沧桑,风吹不走。雨洗不掉.

河水奔流至远方

1942年夏天的一个中午,火球般的太阳拍打着乌江,河水闪耀着刺目的银色光芒,河岸上的岩石和海滩燃烧着蓝色的火焰。

1942年夏天的一个中午,火球般的太阳拍打着乌江,河水闪耀着刺目的银色光芒,河岸上的岩石和海滩燃烧着蓝色的火焰。

路易斯,一名河流训练工程师,正在和一名技术员检查建筑工地。他取下脖子上的毛巾,擦去额头上的汗水。毛巾又湿又干,又干又湿。擦汗后,他用毛巾裹住脖子。后来,他搬到河边的一块大石头上,用手和脚爬上去。汗水湿透了外套。他扯下毛巾擦汗。目前,河水在颤抖。远处,青黛山摇晃着。然后,河水和群山猛烈地摇晃着,他似乎在打瞌睡,那种睡在床上睡着了的觉。他试图睁开眼睛,但他的眼睑

同一天,德国人占领了法国巴黎。

宜昌陷敌,长江航运停止。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计划开辟一条新航线,并匆忙运输军事装备和生活物资。乌江在云贵高原从左至右延伸,已进入军方视野,被称为川黔湘边境多式联运线。

这条新线从重庆经四川河至涪陵,进入乌江,然后经陆路,穿过分水岭,进入沅陵水系,到达湖南省沅陵和常德。联运线上有两条辅助线,都经过贵州铜仁。第一条从涪陵到乌江,经过彭水和龚滩,然后到河边,再到陆路运输,经过秀山和茶东,经过宝鸡,水统一到达沅陵。在1940年的严冬,装载军用物资的木船和汽车开始在这条辅助线上行驶。另一方面,它也经过乌江,从河边延伸到思南,然后经过陆路,经过闵家场到江口,进入晋江和陈水,再经过铜仁、麻阳和辰溪,然后经过水原到沅陵。这条辅助线是在1941年春天一万棵树发芽时开通的。这条线路是在川黔湘边境多式联运干线和第一条辅助线交通繁忙的情况下新增的。

吴江水道有许多危险的海滩,交通极其困难。仅从思南到涪陵近400公里的河段,两岸就有数百座悬崖,连鸟都站不起来。自川黔湘边境多式联运线建成之初,乌江航道整治进入勘测建设阶段。主要项目分布在思南至龚滩地区。

这个项目的建设极其困难。除了缺乏资金之外,还有爆破材料的短缺,也很难招聘到农民工。从1940年到抗日战争结束的1945年,这个项目持续了6年。

该项目最初旨在集中于海滩轰炸,辅之以光纤通道的开发。然而,在施工过程中,由于天气和水位的反复无常,不利于海滩爆破,而是挖了一条光纤通道。

相比之下,炸掉海滩更难。

由于乌江的岩石参差不齐,海滩危险且布满荆棘,施工人员在峡谷中架设吊架,用细竹缆将它们绑在岩壁上,并用两边的圆木支撑在岸边的岩石缝隙中。农民工站在衣架上钻孔。莫兹坦纪念碑崩塌了岩石群,在岩石上钻了73个洞,一次爆炸。七里滩悬崖高,岩石分散,水流湍急,波谷浅。经过的船只必须卸货,然后用扭曲的船板穿过危险的海滩。卸载的货物被重新装载。下行船只在穿过海滩前必须被吊起三次。这是旱季航运的主要障碍。这个海滩已经整修过了,船只不需要卸载或提升就可以登船。

由于海滩爆破和纤维修补中使用了大量的黑色粉末,加工效果并不理想,而黄色炸药依赖国外进口,停工待料时有发生,施工时有间歇。实际施工每年只有几个月,进度缓慢。

六年来,农民工挖掘了近40公里的94条光纤道路,轰炸了73个危险海滩,完成了19个枢纽的建设,投资450万元,使用了73万多劳动力,改善了乌江航运条件。

在宜昌被日军占领之前,乌江已经承担了少量的军民物资运输。

1939年初,山东、湖南和安徽的盐逐渐消失,大量的盐从四川运到湘西。装四川盐的船只从涪陵到延河和思南,由盐务工作者扛着,穿越高山,到达江口的英涛或肖敏两个码头,然后装船。他们沿着晋江旅行,一直到沅陵。月运输量从600吨增加到700吨到几千吨,主要是四川盐和军用粮。只有军用食品必须运输1200万英镑

即使乌江的运输成本高,航行风险高,这条所谓的“黄金水道”也必须承载一个国家和民族的希望,因为它是中国抗日战争的后方。

除了盐和军用物资,农副产品的运输也成倍增长。根据1942年的《道淮委员会半年刊》,“每当长江沿岸有一个季节,月亮甚至更冷,可以听到船只的声音。这是夜间扬帆乌江的原始方式。”同时,乌江在连接沿海物质与城乡经济发展方面发挥了作用。

由于货物日夜吞吐量、民工持续流动和码头年久失修,长江沿岸港口无法满足港区的物流需求。1943年冬季,延河县政府组织当地盐业运输、商业运输和军事运输部门共同修建码头、支线道路、货场和码头设施。各行各业也捐了款,第二年共筹得一百四十万元在海峡两岸建码头。

1944年底,沿河县政府向省政府报告:“沿河邪恶海滩上的危险水逐渐减少。多年来,湖南、湖北两省的军火和工业原料从延河县运出四川,成为贵州东部土壤出口的枢纽和川湘货物的集散地,年贸易额超过30亿美元。”这些货物被船上的工人一步步拉出来,甚至冒着掉进激流的危险。他们的交通工具是由移民工人搬运的。它可以被描述为一公斤货物和一滴汗水。

长江两岸的人民简单善良,尽最大努力去打仗。1939年12月24日,三架苏联援助飞机在贵州南部独山上空与日本飞机交战。当他们回到家时,汽油用完了,他们紧急降落在河边奇坛附近的巴托海滩上。九名飞行员和一名死亡。起初,被怀疑是敌机的当地居民,男人、女人和儿童,手持锄头、斧头和杆子,冲向监视器。当飞行员展示绣有丝线的中国干粮袋和中国地图时,普通人消除了误解。时任延河县县长的李符拔懂俄语,并欢迎飞行员在该县定居。29日,县政府为死去的飞行员金角罗夫举行了盛大的追悼会。一万多名普通人戴着白花、燃放鞭炮和受保护的棺材被送往墓地安葬。

其他八名飞行员停留了一个多月。当他们离开时,平民被护送到岸边,飞行员经常在船上开枪感谢他们。

1940年3月,重庆派出20多名机械师将飞机解体,并通过乌江将其运往重庆。河边航运业将飞机零部件分成12艘木船。由于零件的尺寸很大,船主毫无怨言地锯下了中甲板船。

乌江航道整治期间,助理工程师胡兆国和文件张辉因病去世。几十名工匠因公殉职.每年清明节,河边的人们都会自发地为烧香纸献祭。

汹涌的乌江日夜向东流,但它带走不了血与汗、生与死的历史。河两岸的群山默默地见证了那些沧桑。风不能驱散,雨不能冲走.

[事件纪事报]

[]

日本发动了九一八侵略中国事件。进攻上海。铜仁各界人士组织集会和游行,散发传单,揭露日本侵略者的暴行。松涛县和乡镇的简单教师和初中师生共同要求去前线抗日。

1936年1月[]

红二红六军长征经过铜仁,广泛宣传党北上抗日的思想。一群年轻人加入了工农红军,后来成为八路军的士兵。

1937年7月[]

日本发动了全面入侵中国的卢沟桥事件。此后,铜仁县成立了各种反敌人支援小组委员会,开展宣传、捐赠和

苏联向思南市东部的白鹿洲派出了一架中国援助的飞行器,因为石油耗尽了,人机幸存了下来。从那以后,包括美国“飞虎队”在内的中国救援人员也在其他县强行登陆,并被当地人民营救。

[1939年8月]

思南汤头机场于1940年8月建成,30,000名民工往返于此。另一条190公里长的郁秀公路已经修复。

[1941年9月]

松涛国民党中央财税警察总部招募受过教育的年轻人加入中国远征军。到1944年,共有7800名年轻人参军,主要是在新远征军的第38、82和103师。

[1941年10月]

文子,来自雁北街道江口的八路军战士,逝世。次年6月10日30时10分,思南干部肖炳坤在山西南部中条山去世。

[1941-1943]

江口县肖敏码头转运吨抗日战争军需品。同时,将运输1000多吨四川盐。自1938年1月以来,军政部第九通用运输器材商店和军政部35家后方医院迁至玉屏县。

1944年6月[]

第八远征军的主要进攻是在日军占领的松山阵地。第82师245团(同人多子)承担了挖坑爆破的重任,并建立了自己的军事功勋。在收复延昂昂昂、蒙戈尔和密支那的战斗中,铜仁的士兵勇敢地战斗,并奋力突围。

[1945年8月]

日本无条件投降。铜仁人民庆祝了他们第一次反抗外国侵略的彻底胜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