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添柴”,资本“加火”,WeLab的金融科技下半场怎么走?

热点专题 阅读(1668)

然而,加强监管的浪潮也给WeLab的融资带来了东风。

我们不知道持续监管权力背后的原因,是为了不断扩大金融开放而“收拾房子、邀请客人”的想法,还是为金融技术从快速发展的狂野时代向下半年过渡做准备。然而,毫无疑问,监管的不断收紧给金融技术市场泼了冷水,而剔除违规企业也释放了更多的市场空间。只有当潮水退去,我们才知道谁在裸泳。

利用市场空间完成融资后,百联成功跻身粤港澳台大湾地区十大独角兽之列。WeLab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龙培智在接受采访时表示,“金融科技投资市场不缺钱。缺少的是好项目,缺少的是对宏观经济和项目的信心。”

据报道,到目前为止,福利银行共筹集到37.3亿元。此前,WeLab一直坚持多元化的融资策略,通过引入不同类型的资本,帮助企业在不同阶段快速发展。

在主权和政府基金合作伙伴方面,得到了马来西亚国家主权基金和广东约克金融集团的支持,协助福利银行抓住国内外商机。对于大型金融机构的合作伙伴而言,世界银行集团成员国际金融公司(IFC)、建行国际(CCB International)和荷兰国际集团(ING)的引入,不仅将为WeLab提供安全、多元化的基本融资渠道,也有助于WeLab洞察金融业趋势。在商业战略投资方面,威拉伯还与长江集团旗下的TOM集团和和记黄埔以及中国邮政旗下的邮政音乐网合作,加快客户群扩张和业务多元化。Welab还赢得了阿里巴巴香港企业家基金的青睐,并开始在互联网上开展生态合作。就全球顶级资本而言,硅谷顶级风投红杉资本(Sequoia Capital)也是WeLab的投资者之一。

亿欧元金融认为,WeLab多元化的融资策略一方面可以在提高融资效率、降低融资成本的同时有效控制资本风险,从而在资本的冬天突破资本渠道。另一方面,WeLab多元化、丰富的融资结构从区域商机、商业和行业趋势等不同角度帮助其发展,不断赋予其转型和扩张的新活力。

WeLab的融资金额将用于投资更深层次的科技探索和更广泛的金融服务扩张。我们将通过改进算法和计算能力,将创新技术应用于更多金融场景,深化虚拟银行和金融技术出口服务,在现有市场开发更多新产品和业务模式创新,并不断探索更多具有高潜力和高增长的新市场。

科技“添柴”

自2015年以来,已有10多家银行设立了金融科技子公司。近年来,互联网红利的上限触手可及。随着人工智能、大数据、区块链等技术的兴起,科技金融已成为未来金融发展的重要趋势,“没有科技,就没有金融”已逐渐成为行业共识。

在金融技术的后半期,“技术”肯定会成为亮点。

在进入大陆市场的五年中,WeLab继续“赋予技术力量”,开发出不同的商业模式,技术逐渐从后台转移到前台。在C端品牌“我在这里数数”继续发挥威力的同时,WeLab瞄准B端市场,推出B2B服务品牌“天棉大数据实验室”,为合作伙伴出口一站式“3 1”金融技术解决方案,即“智能信贷平台、风控服务平台、客户获取和营销解决方案青鸾数据平台”。其自主开发的大数据处理平台和风险管理系统每天可以处理100多亿次数据访问,支持数万亿次数据的实时计算,并在几秒钟内进行集成分析,从而计算出客户的风险水平。

截至2019年12月,天棉大数据实验室已与近1000家企业进行了联系和谈判,并与近300家合作伙伴签署了合同。

2019年4月,WeLab获得香港金融管理局颁发的虚拟银行许可证,成功分销数字银行。它迈出了历史性的一步,从单一贷款和风力控制技术扩展到所有金融产品。福利银行将于2020年开业。龙培智表示,未来WeLab虚拟银行将以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区块链等技术渗透其中的三个“我”即时、互动、智能核心概念,突破传统银行的思维模式。

在大数据时代,每个人每天生成的数据量逐年增加。2015年,每个人每天将产生0.3GB的数据,到2020年,这个数字将达到2GB。同时,物联网设备将从2019年的100亿增长到2030年的460亿,5G用户将从500亿增长到2030年的65-70亿。

将来会产生越来越多的数据,但是个人在数据方面缺乏主动性。“收集存储审核交互”全过程的用户都没有意识到这一点,数据安全隐患很大。

据报道,在研发层面,WeLab于2014年投资大数据风控制和精细风控制模型;2015年,WeLab投资于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以优化操作和提高服务效率。龙培智透露,WeLab自2019年以来的研发重点将集中在隐私计算和数据安全上。

今年,WeLab全面推出了高维向量检索的ANN算法,这是该行业在金融科技领域的首次应用。内地B2B服务也将把隐私计算作为一个关键的技术解决方案,于2020年下半年开始出口。

海上第一站

在中国金融自由化的“门户”打开的同时,国内金融和技术公司也在放眼海外,一个接一个地进行全球化安排。

人工智能、大数据和云计算等新技术的发展催生了新的商业模式。技术推动全球联系,使中国有可能将其业务直接扩展到世界主要市场。“一带一路”倡议也促进了中国企业继续“走出去”,开拓市场。与此同时,一个拥有1亿欧洲人口的智库发布的《2019金融科技出海研究报告》显示,中国有近100家投资机构向“离岸”金融技术公司提供金融支持。在过去五年中,融资数量逐渐增加,从2013年的21个增加到2018年的185个。

在科技、政策、资金等各种有利因素的推动下,中国金融科技企业不断登陆海外,以实际行动响应“一带一路”倡议,实现金融科技与实体经济同步“启航”。其中,与中国市场环境、人口结构和消费习惯相似的东南亚,已经成为中国金融和技术优势向海外复制的第一站。

2018年,WeLab与印度尼西亚大型企业集团Tbk铂阿斯特拉国际有限公司(阿斯特拉)的子公司铂塞达亚多投资公司(SMI)联合成立合资公司铂阿斯特拉WeLab数码阿尔塔(AWDA),将金融技术和信贷技术引入印度尼西亚市场。

龙培智认为,“单纯的商业模式创新很难走出去。商业模式创新可能会获得数千万用户,但不可能将这数千万用户带出国,但技术和经验可以。WeLab也这样做了,为印度尼西亚带来了技术、经验和品牌。”

据报道,WeLab将在未来两年内开拓另一个东南亚市场,拓展金融科技创新之路。“泰国、菲律宾、越南和其他人口基数大、年轻人口多的国家需要科技来发展普惠金融。”回到搜狐看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