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周荐书 | 自来水与现代政治制度

热点专题 阅读(1113)

《君主与承包商:伦敦、纽约、巴黎的供水变迁史》

[方法]克里斯托弗德费耶斯(Christopher Deffeyes)的书

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9年11月版

我们已经习惯了“自来水”一直是“自己上门来”的想法。然而,根据研究,直到19世纪,它才在西方发达工业国家逐渐普及。私营企业是这场运动的先驱。他们在欧洲和美国创建并运营了第一个供水网络。

法国经济史学家克利斯朵夫德费耶斯(Christophe Deffeyes)通过梳理积满灰尘的档案,再现了建立供水网络过程中的标志性事件、技术壮举、各种人物和闹剧以及滑稽情节,追溯了伦敦、纽约和巴黎的发展。正如德费耶斯(Deffeyes)指出的,城市公共水资源的建设和管理是19世纪资本与权力博弈中一个非常有趣的案例。公共当局和私营公司既没有相同的利益,也没有相同的目标,因此,在供水服务这一重要问题上,应该如何选择私人利益和公共利益?

无论如何,当供水服务在19世纪末和20世纪初变得基本和流行时,具有投资能力、专业技能和融资能力的私营供水公司几乎都被君主(政府)赶出了这个领域。城市化的加速、工业化思想缓慢但不可阻挡的渗透,以及卫生专家向公共当局大力宣传供水网络是不可或缺的基础设施,都是公共和私营部门逐步分离的重要原因。正是在这种分离的基础上,现代政治制度得以建立,权力获得了合法性。当然,权力声称所有这些都是为了公众的利益,但是所涉及的变化要深得多。

《世界就是这样结束的》

[英语]内尔舒特

西南师范大学出版社,贝德雅,2019年12月

说到“反乌托邦文学”,人们自然会想到所谓的“反乌托邦三部曲”,即奥威尔的《1984》,赫胥黎的《美丽新世界》和扎米亚廷的《我们》。然而,这种类型的其他着名作品稍微不那么有名,但同样经典,例如奥威尔的其他小说《动物庄园》、艾拉莱文的《这完美的一天》和新出版的英国作家内尔舒特的《世界就是这样结束的》。

内尔舒特(1899~1960)出生于伦敦,后来移居墨尔本。他的写作只是一种爱好。他的工作实际上是一名航空工程师,所以他对科学技术有着深刻的理解。这部小说显然起源于上世纪中叶,当时核威慑和恐惧席卷全球。这个故事讲述了第三次世界大战的爆发,核武器在短短一个月内摧毁了世界,北半球陷入了沉默,放射性尘埃随着死亡的脚步慢慢向澳大利亚南部漂移。

在过去的几天里,地球上剩下的人怎么能面对没有人能真正说清楚的即将到来的死亡,重温最初每天个海滩、帆船、聚会、酒吧、亲戚朋友、教堂、园艺、钓鱼、赛车、放牧、农田.在现实生活中抓住一丝生存的希望?奇迹会发生吗?舒特的结论有点像老子的“天地无情,万物都是卑微的狗”:“这不是世界末日,这只是我们人类的末日。世界上的一切都会像往常一样继续,但我们不再是其中之一。我敢说,没有我们,这个世界会非常美丽。”

《餐桌植物简史:蔬果、谷物和香料的栽培与演变》

[英语]约翰沃伦的书《商务印书馆2019年11月》有很多内容。我们可能永远也不会想为什么,但我们一直在理所当然地这么做,尤其是一些与生存相关的非常基本的事情。例如,"吃",绝大多数人不太想为什么我们只能吃那些东西,我们会嘲笑广东人"敢吃任何东西",但不太可能想为什么他们通常只吃这些东西。

事实上,地球上有40多万种植物,但其中只有200种被人类驯化并用作日常食物。人体所需热量和蛋白质的一半以上仅来自三种栽培植物:玉米、大米和小麦。世界各地早期农耕文明的祖先选择了四个植物家族作为他们的日常食物选择,这对于大多数第一次想到这个问题的人来说可能是个谜。

约翰沃伦是利物浦大学的教授,也是特立尼达西印度大学国际可可基因库雇用的遗传学家,他在这本书里带你穿越时间和空间,了解桌上植物。他在餐桌上挑选了50多种植物“常客”,以英国人特有的幽默感揭示了这些水果、蔬菜、谷物和香料的原始外观和风味,讲述了它们背后鲜为人知的栽培历史,并揭示了它们在各国文化中的深刻含义。人类与这些栽培植物的关系不仅反映在农业生产中的杂交工作中,而且与古代祖先的生活、世界各地的风俗和宗教传说、近代以来的殖民扩张和全球经济发展密切相关。

编辑:李刚回到搜狐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