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上演新“宫斗” 说说美国两大“鹰派”势力

热点专题 阅读(598)

原标题:告诉我关于美国的两个“鹰派”势力

向长河(国际学者)

在过去的一周,国际舆论的热点之一是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解雇”了美国国家安全助理约翰博尔顿,他被称为“鹰派”中的鹰派。一度,华盛顿权力领域的新“龚都”成为公众的热门话题。

撕毁伊朗核协议,轰炸伊朗,向委内瑞拉派兵,并利用“利比亚模式”解决朝鲜核问题.这些都是老鹰派博尔顿的“标签”政策主张,他们政策的凶残甚至让华盛顿的许多政治人物公开称赞他们的下台。肯塔基州共和党参议员兰德保罗说,随着博尔顿的离开,“[爆发全球战争的可能性呈指数下降”。

应该意识到博尔顿的开放并不意味着强硬派“鹰派”在美国政治中失去了权力。事实上,新保守主义势力和“深层国家”权力集团(“深层国家”也被称为“深层黑暗势力”)仍然是影响美国内外政策的巨大力量,不可低估。

众所周知,博尔顿是美国新保守主义势力的代表之一。新保守主义作为一个政治权力集团,形成于冷战时期。其外交理念的基础是建立美国的全球领导地位,并利用其实力在国外宣传美国的价值观。它认为任何外交政策困境都必须通过军事力量来解决。根据这一概念,美国奉行单边主义战略,以实现全球目标,并积极实施大中东重建政策。

新保守主义在乔治w布什时代达到顶峰。副总统切尼、国务卿康多莉扎赖斯和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都是新保守主义的代表。正是在这一时期,美国发动了阿富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充分发挥了新保守主义鹰派战略的作用。奥巴马上任后,美国外交政策有所缓和,但新保守派也是他的执政团队的一部分,比如罗伯特盖茨(Robert Gates)担任国防部长。

特朗普入主白宫时,“美国第一”已经成为他内外政策的新招牌。在如何实现“美国第一”的问题上,新保守主义鹰派找到了一个新的舞台。事实上,特朗普政府是由布什政府的助手和工作人员组成的。特朗普的女婿贾里德库什纳在意识形态和政治上与新保守主义者相似。特朗普政府坚决主张增加军事预算和军队现代化,这与新保守主义势力是一样的。

然而,特朗普政府的外交政策并不完全符合新保守主义。例如,特朗普一直主张从阿富汗、伊拉克、叙利亚和其他地方大规模撤军,声称“我们的士兵该离开了”和“美国再也不能充当世界警察”激怒了新保守主义势力,并拼命阻止他们。到目前为止,这些撤离计划还没有完全实施,已经成为“半个项目”。事实上,特朗普和博尔顿之间的分歧很大程度上是由于不同的强硬步伐导致的“内讧”。

新保守主义势力对美国外交政策的影响也反映在许多智库的活动中,这些智库为政府提供人力资源和外交政策建议。美国企业研究所是新保守主义的传统场所,在美国智库体系中占有特殊地位。公众舆论称其为共和党的“流亡政府”和“影子内阁”。博尔顿曾担任该研究所的高级研究员。前世界银行行长和新保守主义代表保罗沃尔福威茨是该研究所特邀学者。

新保守主义的鹰派仍然活跃在阳光下,而“深层国家”的力量是隐藏的,低调的,不为公众所知。华盛顿自由灯塔网站曾发表过一篇文章,指出美国有两种政府制度。第一个是美国宪法中概述的政府制度,它具有制衡、平衡、权力下放和保护个人权利。美国总统是这个系统的首席执行官。第二个体系由开国元勋没有明确提及的部分组成,即“深层国家”力量。

“深层国家”大致相当于美国国家安全机构。它的核心由政府机构中的一些官僚力量组成,如情报部门、国防部和国务院。它还涉及“军事综合体”、华尔街和硅谷等外围组织。美国的“深层国家”起源于冷战初期,在国家安全政策上有着相对一致和强硬的立场,这在很大程度上不受民选领导人的影响和监督。虽然你看不见它,也摸不着它,但在关键时刻,你可以看到它的影子。一项《华盛顿邮报》联合民意调查显示,48%的美国人认为有一个“深厚的国家”在美国法律制度之外发挥作用。

“深州”如此强大,以至于连特朗普都非常生气。他在推特上反复声明,他想对抗“深州”。例如,在与俄罗斯的关系中,一直与俄罗斯总统普京合作并相互欣赏的特朗普总统一再誓言改善双边关系,但却一再被新保守主义和“深层国家”势力压制。2016年3月,这些势力向美国社会发出了一封公开信,批评特朗普,并发起了“全俄罗斯”的调查。“达摩克利斯之剑”高高悬挂,让特朗普退缩。

大“鹰”博尔顿已经走了。谁将取代他?目前,美国媒体已经列出了许多候选人,并在猜测。不管谁是答案,特朗普政府的质量决定了新来者是鹰派还是鹰派的代理人。让我们拭目以待。